中山路是老青岛留下的影子。


每一个地方,都有一条属于它的老街。

每一条老街,都蕴含着几代人的回忆。


青岛的这条1500米的老街,同样也承载了无数青岛人的回忆。

宇宙中心下的小世界

如今的青岛日新月异,说起青岛可能大家的第一印象也从“中山路”、“黄岛路”,变成了“山东路”、“香港中路”...


中山路对于外地人而言,会是来青岛的第一站。它是当时青岛市最早最繁华的商贸中心圈,从栈桥一直延伸至大窑沟,这里也穿插着老青岛人生百味。



也难怪了那句话:“先有中山路,后有青岛城”。那些满是故事的街头巷弄,虽然仍旧保留在地图上,但却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


就是这样一条对于青岛人感情最深的路,在青岛日新月异的的变化下,慢慢的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有时候问身边的青岛小嫚儿多久没去中山路了,她也会说有两三年了。

曾经的一路一巷

中山路开辟前是大鲍岛村,位于今四方路、海泊路一带,1900年拆除,修建于德占时期。


以德县路为界,分为南北两段:南段称为斐迭里街,北段为山东大街,俗称大马路。


两个区域建筑风格、道路宽窄有明显不同,1914年开始,日本取代德国,对青岛进行了8年的殖民统治,这条路改名为静冈町,至今还留存有日本商号的遗迹。


1922年中国收回青岛,更名为山东路,1929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改名为中山路,沦陷时期改为山东路,抗战胜利后又复名中山路——中山路路名沿用至今,直到现在。


20世纪二三十年代青岛的民族工商业得到迅速的发展,三、四十年代,随着青岛城市规模的扩展以中山路为轴线的青岛中心商区形成。


过去的一砖一瓦

作为青岛老城区著名的近代街景建筑,中山路216号建于1909年,是“胶澳商埠电汽事务所”的旧址,是那个年代标志性的塔楼,成为中山街的标志性建筑。



德国管理时期的广西路处于殖民者最初所设想的经贸与商务区域的核心地带,不少来自欧美的著名商业公司青睐于这里与滨海大道只相隔一个街区的优越位置和舒适、宽敞的办公居住环境。


湖北路建有水师饭店和警察署。

湖北路原名王储大街。水师俱乐部(即水师饭店)即建在湖北路、中山路路口。


这座建筑建于1901~1902年,具有德国中古时期新文艺复兴风格,是海军官兵的休养场所,也是青岛第一座设有大型礼堂的建筑。

20世纪一二十年代的曲阜路。


曲阜路最早以德国首都命名,称柏林街,以后叫麻布町、曲阜路。1932年执政当局将土地出卖,建了中国银行、实业银行等7家银行,那里成青岛的金融中心,90年代末建成的54层百盛大厦,是中山路的第一高楼。


天津路是旅馆一条街。


天津路最有名的是春和楼饭店,是青岛最老的老字号,居青岛中餐三大楼之首,另外两家为顺兴楼和聚福楼。



张学良来青岛曾下榻东华旅社。著名作家孟超,每次回诸城老家,在青岛转车时,都住在悦来栈。他在《樱花前后》的散文中写道:“一下了轮船,走进了一家从前住过的客栈。‘来了,来了,来看樱花吗?’客栈的帐房先生也有点像西子湖边的船子樵夫一般的蕴籍,普通的回答,也微微的有点诗意了。”


青岛天主教堂本名圣弥厄尔教堂,由德国设计师毕娄哈依据哥德式和罗马式建筑风格而设计。


是青岛地区最大的哥特式建筑,每天都会有好多人来这拍婚纱照,见证了好多人的幸福时刻。

承载童年的老店

“一二一,上街里,买书包,买铅笔,到了学校考第一”,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孩子们中流行的歌谣,在老青岛人的眼里,“街里”就是中山路。


小的时候,周日上“街里”是每个孩子的梦想,那里有青岛第一百货商店、体育用品店“环球”、妇女儿童商店、百年的盛锡福、谦祥宜、春和楼...


"头戴盛锡福,脚蹬新盛泰,手戴亨得利,身穿瑞蚨祥,吃饭劈柴院,看病宏仁堂,照相去天真,有事没事去国货......"曾是老青岛时尚人士的“标配”,日子倒腾回几十年前,回到“大马路”,中山路的人群可谓熙熙攘攘。


中山路、胶州路口,原曾有一座国货公司,是当时华北最大的综合型百货大楼,旁边是新华书店,曾是青岛吸引读者最多的书店。


大名鼎鼎的老字号亨得利,想当年有钱的人进进出出,没钱的人门外看眼。


那时,年轻人觉得到中山路去吃饭特上档次。女孩子喜欢逛商店到天真照相馆照相,看电影。


中山路还集中了多处文娱场所,如山东大戏院、中和戏院、电影院等。

福禄寿电影院当时正在上映的电影是曾获得第十一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铁翼九霄》,当年的青岛“国际范”满满。


中山路从无到有,经历了起步阶段、发展阶段、黄金阶段,辉煌阶段、衰落阶段和振兴阶段,回首百年中山路,岁月沧桑,令人感叹。


一张褪色的照片,好像带给我们一点点怀念,春和楼的包子,味道弥漫过长长的中山路。

隐藏的美食玄机

食物不仅仅可以用来果腹,还有多种含义。它可能是一个人记忆的原点,亦或是一个人梦想的彼岸,一道菜,一条街,一段故事.......中山路是老青岛人心中一条拥有美食记忆的老街... ...


现在提起中山路的美食,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王姐烧烤,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人站在小小的门头前排队等着那串烤肉。


现在的中山路落寞的很,我一般只有在百盛打折的时候去看看,顺便拐到四方路吃几个青岛“苟不理”包子解解谗。


如今的四方路苟不理,旁边的店铺都关门,只有苟不理依旧红火。


而中山路给我童年印象最深的就是吃与喝了。提起吃,当年青岛饭店的红火简直都无法想象。去那里吃一顿包子简直就是每个孩子的梦想。再后来包子开始涨钱,用料也慢慢开始缩水。当包子最终变成一块钱一个的时候,青岛大包就被大众所抛弃了。


2004年3月15日,青岛饭店爆破拆除。


中山路北边吃东西,就只能在劈柴院解决了。那里的饺子还有豆腐脑是一绝。可惜,现在成了外地人被“宰”的旅游区了。

我在劈柴院吃的最多的是从中山路进去右首第一家的锅贴。味道很棒,冒着热气个个油光瓦亮的上来,很快就被下肚解决了。


老板娘李慧智老太太和她的锅贴铺。1981年一斤三鲜锅贴50个,只要2元!一碗鸡蛋汤2毛。


李慧智老太太有4个女儿,全家人的收入就靠这看起来很普通的锅贴。三女儿印象太深刻了,特别爱美,头发高高地吹起,仿佛时刻准备上舞台表演,也算是劈柴院的一道风景线。他们的锅贴真的好诱人,每次我都吃的很饱。


如今锅贴铺搬到沈阳路经营,由小女儿朱建萍经营,还把劈柴院的商标注册了。虽然现在锅贴一斤都卖到50元了,生意依旧红火。

中山路的呼唤

如今时光匆匆的过,中山路早已不复当年的辉煌。老店拆的拆,关的关,曾经热闹的街里变得萧条,而童年记忆里的画面,也在不知不觉中褪色了。


想要一览中山路的全貌,最好的地点就在天桥上。


因为这里,不仅能看到近处这些保留完整的老建筑,还有和老城区一街之隔,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感,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了。


路上的行人和游客都变少了。然而,镜头一转。不远之处的高速路,行驶着的人潮车流,又不禁让人清醒过来。如今这里密集的高架桥,。


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有的老字号茶庄【福生德】,至今门头上方都写着:“西湖龙井茉莉大方,洞庭碧螺珠菊贡尖”。


同样也是开在上世纪30年代的药店【宏仁堂】,至今也还在坚持古训所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而专卖帽子的【盛锡福】,在生意最火的上世纪80年代,曾创下了一个月卖出25万多顶帽子的销售记录。即使现在已不如过去,却仍有不少老客户前来购买。


原来的钟表店【亨得利】,曾是专卖表的老字号,而现在眼镜也成了主要的售卖产品。


相比较以上那些老店,【海滨食品】则显得年轻了些。可说到买海鲜礼盒送人什么的,不少青岛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这里,也只认这里。


劈柴院,不少人对它是又爱又无奈。爱是因为,这里曾经代表着中山路上青岛最权威的美食和最地道的老味道。无奈是因为,现在的劈柴院,真的只剩下情怀以供人怀缅。


因为游客的减少,而变得少了几分热闹,却多了几分市井的烟火气。


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游客来到此处,只为一品传说中最老青岛的味道,却往往悻悻而归。


李家饺子楼已经关门了。只剩下门口张贴着一张旧报纸,写着“百年饺子楼,全球寻买主!”


只是纵使寻得了新的买主,可这百年的老味道,还回得来吗?


或许是不到饭点儿的缘故,高家锅贴店内的食客也不太多。


倒是这家豆腐脑店的生意一如既往地红火。原以为过了早餐点儿,这里就关门了,没成想还是有不少人在此就着肉火烧,喝豆腐脑。


热闹的江宁会馆现在也变得冷冷清清。


不知道是因为台下少了看戏的人,所以台上的唱戏人不在了。还是因为台上唱戏的人不唱了,所以看戏的也不来了。


整个会馆里静悄悄的反而更有点真正戏台的味道了。

或许正是应了那句话:“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


始建于1902年的劈柴院,或许对于外地人而言,只是一条小吃、风情街而已。


然而在青岛人的眼中,这里不仅是青岛市井文化的发源地,也是一处留下无数人记忆的街道。


老青岛人最喜欢吃的呛面馒头,不想在老城区里还能找的到。


记忆中的小卖部,镶嵌在老楼间,也毫无违和感。


街道两旁的老楼,虽然墙体已经斑驳,可仍掩盖不了这里曾留下过的异国风情。


老楼外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灌肠,按以前的说法,窗户上晾晒的灌肠越多,就代表着这处住所里住的是大户人家。


灌肠什么的这是属于老一辈们的风俗,也是她们最擅长的手艺之一。


然而随处可见的【征】,也在提醒着这里居住的人和优优。这片老城区很快就会被保护起来,好好地修复,而住在这里的人也不得不离开。

是好事,却也让人叹息。


在这里,时间好像都被染上了怀旧的味道。中山路好像有些孤独了,有的老字号陨落了,但我始终相信在青岛发展的过程中,这条老街一定会焕发出朝气勃勃的生机!


【智慧青岛综合整理,部分内容来源:知青岛、青岛圈、凤凰网、精彩青岛、青岛优生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