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有那么一个地方,叫西镇。

夏雨之前在节目上说过,“我和黄渤还有(黄)晓明,都是青岛市市南区的,都是西镇的。”被称为青岛小哥的他们,为什么强调自己是西镇人。

青岛小哥不光是一个称呼,其实更是一种文化。而西镇小哥应当是这种文化的典型代表。
西镇位于市南区西部,(原台西区)铁路青岛站以西全部地段。包括团岛,系青岛市内四区的最西端。

对于老一辈的青岛人来说,西镇是一生的时光。对于年轻一代的青岛人来说,西镇是忘不掉的童年回忆,对于外地人来说,西镇是青岛本土的化身。对于小编来说,西镇是记忆中的味道。

西镇并不是镇,说起西镇,这片在德占时期就形成的居住区。聚集了青岛市最多的原住民。

自然也留下了“最青岛”的文化。作为一个青岛人,青春的记忆里都留下了西镇的样子。


虽然小编说西镇不是镇,但是在小编心中,西镇更像是镇。邻里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时常会去各家走动,夏天的时候,会在院子里支起一张桌子和邻里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字里行间都流露出浓厚的情感。

开荤的时候,也会叫上邻居来自己家吃饭呢。

西镇一带有10处集中居住平民的大院,居民给它取名叫“十大公馆”。它代表了最真切平淡又不失精彩的市井生活,大院生活也形成了西镇人抱团讲义气的个性。

那时候,孩子们互相壮胆,去台西医院的太平间、互相比着在海里扎猛子、还有菠菜地、马虎窝、天成戏院、小泥洼,曾经留下了的童年欢笑。

每当想起,都会觉得温暖和怀念,童年最好的时光。

总有一个味道,会让我们回忆起一段时光,味道上的记忆有时会比视觉更长久,你们会不会和小编一样?时常想起,西镇的味道,老青岛的味道,2路车终点站没拆前的馄饨配电烤肉。

西镇有着浓郁又别具一格的市井气息,东西好吃但并不讲究,老板很随意。没有华丽的门头,包装,只是简简单单,味道却记忆犹新。

西镇电烤肉:汶上路摩尔街市旁
西镇电烤肉和西镇臭豆腐是一对“好兄弟”,小编记得很小的时候,他们是推着小车卖的,还没有门店。

西镇臭豆腐必然得配西镇电烤肉,现在两家店比邻而居,场面更是火爆。中间的羊肉汤店显得有点尴尬。

上午开始就客流不断,许多食客专门开车赶来,车辆毫不客气地把店门口细长的马路占满,长长的队伍排出了小小的铺子,“站着解决”也算是小小的特色了。

有时候嘴馋了,我盼着妈妈不回家吃饭,因为这样爸爸必会带我挤到电烤肉的店里来,几串肉筋,外加只加盐和蛋连葱花都没有的蛋炒饭,虽然简简单单,确是心中不变的绝配。

电烤肉,顾名思义,不是明火烤成,而是插入架子推入烤炉烤制。烤肉的师傅来回抽动架子确认烤肉是否熟透,每抽一次,我就不自觉垫脚伸头巴望着,想想倒也是美丽的煎熬。

烤肉终于上桌,带着焦焦的“铁签子味儿”,烤肉外表微焦,肉是大块的,表面粘满五香或辣椒面,撕下一口,不柴不老,含着肉汁,最喜欢特色的肉筋,嚼劲十足。


咽下好久,充满口腔的还是满满的焦香。这时候馋虫没被喂饱想再点两串儿,那可得再次面对长长的队伍了,所以得记住,一次点个过瘾才好。


妈妈给的零花钱几乎都砸在了上面,只要一放学就一路小跑,去买上一份臭豆腐两个电烤肉,虽然简单却觉得幸福。


西镇的臭豆腐闻着臭,吃到嘴里却臭味尽消,只余酥香。

切成方块的豆腐入油炸得金黄酥脆,浇上醋和蒜蓉辣酱,通红油亮。

细竹签两根,插进去不费任何力气,厚厚的外壳浸着汤汁一口咬下,豆腐的嫩和外壳的脆形成鲜明对比,辣酱的刺激随后赶到,再喝一口汤,辣辣的醋入口却是柔顺不太呛喉的,眼睛会不由自主满足地眯起来。


浸满汤汁的豆腐不久就会软掉,味道也打了折扣,所以品尝美味还得手脚麻利,小心汤汁脏了衣服。


大邱大包:汶上路3号乙(近青岛一中)
在庆丰包子闻名全国的今天,青岛人的记忆中,留着永远的“青岛大包”。青岛大包,曾连续十年被列入青岛十大小吃名单,老店在火车站旁边,招牌是三鲜大肉包。

现在,老的青岛大包早已不在,但或是名字相同的加盟新店或是传承过手艺的其他牌子还可找到,排队吃上一个热气腾腾的,也是心理慰藉。

这家大邱大包就是有名的,除了三鲜大肉包,还有特色的海菜排骨包子,配碗甜沫更佳。


肉馅剁碎搅打上劲儿,蒸好的大包,表面雪白柔软,咬一口,里面是大大的一个肉丸子。

剁碎的木耳加在馅儿里,嚼起来咯吱咯吱,最喜欢边吃边找寻它的踪迹。

被包子馅儿汤汁浸润的那一层内皮,变得软软的又有滋味,小时候贪吃又吃不下那么多,便耍小聪明只吃包子皮,剩下的统统扔给爸爸。

如意香辣鸡架:青铜峡路和贵州路交叉口
火车站旁边有一条广州路,曾经是浩浩荡荡一排辣鸡架店铺的“鸡架一条街”,现在因为城区改造,老店们早已分散,有开连锁的,有独守一间的,我喜欢的是还存于西镇的一家老店——如意香辣鸡架。

鸡架曾被评价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端上这一份,这句话可以被抛之脑后了。甜辣口味的浓郁汤汁包裹着还留着大块肉的鸡架子,入口是咸甜,再嘬一口,辣感侵袭。舀一勺油油的汤汁浇在米饭上,任凭再淑女,堆尖的一碗饭也能吃得下。

哦对了,别忘了配上一份油泼豆腐皮,还有红烧土豆片!

嘬啃鸡架子,可能还得吮吮手指,提醒你去之前可要脑补一下这幅吃相,想想看是否可以让约去坐在对面的同伴看到。

同和诚肉食:市南区台西四路18甲-2
这是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炸肉店,主营炸货。

最受欢迎的是炸五花,五花炸到酥脆,又不似青岛传统的脂渣,它留住的猪油更多些,软一点,一口满嘴生香。

炸里脊是瘦瘦的,更适合不爱肥油的人,但不像五花酥脆,冷吃稍有点哏的。

两种肉都拌了盐,白嘴当零食吃很合适,40一斤的价格也是良心的~

炸大辣椒,辣椒辣味足,满满的肉馅酿在里面,这样的“大件儿”就得论个称量付钱了。

此外,还有炸丸子炸茄子炸土豆,个个硬货,我还没全部试过。

需要提示的是,这里只收现金,习惯手机支付的食客需要提前准备钱包,想要大量买可以提前两小时电话预订再直接去提。

热卖的饭点,窗口排起长队,大量买等着装就费不少时间。再说了,你把盘里的肉都包了,排你后面准备买肉的青岛大姨可怎么办呀?


李姐炸串:成武支路6号1单元101户
小时候我偷偷把午餐钱省下来,一个人在楼下炸串店排队,结果被临时有事回家的妈妈逮个正着。妈妈嘴里不算干净的垃圾食品,对于我这一代人,却是致命的诱惑!

随便走进一家路边的炸串儿店,里面必然有很多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大家吃的是好味道,更是老记忆。

这家店是青岛炸串界的爱马仕有木有,酱料也堪称是岛城第一!10种酱料随意抹,每种都很美味 尤其麻辣酱无敌了!凭这用心熬制出来的酱也要大大大大好评哒~

蘑菇裹的面薄薄的,炸出来很酥脆,蟹肉棒鲜味很浓,炸出来软软弹弹的,好喜欢。最赞的是鸡排!超级香嫩!根本停不下来!


海边顶尖:汶上路1号
找到这家店时,已经晚上八点了,前面还有一个词儿:海边顶尖!
西镇很多店都已经关门,但这里依旧人来人往,怎么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人光顾呢?

看到这一墙的价格表小编想说:以前我吃的鸭血粉丝汤那就是一碗汤啊!

正宗的老鸭汤闻起来都有股臭臭的鸭子味但是吃起来却香的不行。

纯正的吃货在吃东西之前,一定要搞明白里面都有啥。
汤里都有这些肉(you)肉(you)~然后按顺序意义享用(pai zhao)

鸭 血

鸭 心

鸭 肝

鸭 肠

鸭血的丝滑口感、鸭心的嚼劲,鸭肝的无穷回味和鸭肠的香,夜里来上一碗真的是浑身都热起来了!

西镇的中学原来有六所,除去青岛一中和铁路二中,另外四所都是12的倍数。西镇的孩子上学基本都在这一圈,小学在贵州路、定陶路、成武路...初中在二十四,高中在一中、十二中...小编印象最深的还是,青岛一中和青岛二十四中。青岛一中有名的出帅哥美女,校服一水的白色,每次放学都觉得白花花的一片。

听哥哥姐姐们说,(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夏雨初中在二十四中读的,黄晓明初中在10中读的,高中在一中读的,黄渤在十二中读的。


24中对面的音像店和育才书店,2路总站的芳香快餐和担担面,都和太阳商城一起不见啦。

还记得,红旗电影院后来改名成金城影院,它曾经活跃在西镇孩子的记忆里。小时候总是求着爸妈带我来这里,作为曾经西镇最高级的电影院,谁小时候没去看过几场电影呢。

万年青照相馆留下了多少人的回忆,小时候拍全家福都会去这里。满满都是温暖的回忆。

虽然只有四层,但是黄大楼曾经是,青岛西边儿最高的建筑,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西镇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这里是原来的台西区第二联合诊所,小的时候经常在这儿打针。记得特别小的时候,打针给吃一种白色的糖,(好像是一种药)那个味道至今还能记得,放到嘴里马上就化了,超级甜。

在青岛人心中,永远藏着一种情怀,是关于西镇的。即使过去的痕迹已渐渐消失。有些记忆还是会珍藏在心里不会抹去。

当时那些被无意摄入画面的老街景,老建筑也为西镇留下了珍贵的历史影像。

每当听到老一辈谈起西镇,总是能感觉出他对西镇深厚的感情。珍惜怀念又不舍。就算时光流逝,岁月变迁,青春一去不复返。但是西镇给我们的记忆仍然抹不去。

【智慧青岛综合整理,部分内容来源:品尚青岛、精彩青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