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蒲风曾在《青岛》一诗中说,天主教堂是青岛的双眼,而观象山则是“她凸起的头颅”。


远望青岛观象山,约摄于1931年
1931年,中国第一座自行建造的圆顶天文台在此诞生,并入选当时的青岛十景之一“穹台窥象”。

而这座幽静的小山不仅是中国气象学会的诞生地,还有青岛人熟知的“望火楼”。

其实珠峰的海拔也是由此测得,青岛的城市坐标也设在山巅,而山下蜿蜒的两条小路上还有众多的名人故居。

让我们穿越百年风云,走进这座气象万千的小山。


中国第一座自行建造的圆顶天文台
在青岛,有一座名为“观象”的山。

观象山是个小山头,以前人们管信号山叫大石头山,管这里就叫小石头山。”位于市南区的观象山曾经一片荒凉,连正式的名字也没有。

1897年德国占领青岛后,在该山兴建贮水池,这里才开始被人称为“水道山”。

1922年中国收回青岛主权时,当时派来的是北京中央观象台气象科科长蒋丙然,还有气象学家竺可桢,天文学家高平子。

左起徐汇平、高平子、蒋丙然、宋国模
1931年蒋丙然又主持建立我国第一座大型圆顶天文观测室,并于次年引进了法国生产的天文望远镜。

蒋丙然
使它(圆顶的欧式建筑)成为新兴城市青岛的一个地标,还标志着中国的天文气象事业完全步入现代行列。



青岛解放后,观象台的工作被一分为五,天文、地震、地磁 、海洋交由中科院管理,气象部分则归海军管辖。
之后地震、地磁、海洋三部迁离该山,天文部则搬入1931年建成的天文台中,改名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岛观象台”,并延续至今。




青岛城市的经纬点就在观象山上
如果有人问您青岛在哪里,可以说这里地处于山东半岛,经纬度则为“东经120°19,北纬36°04”,那么这个点到底在青岛哪呢?
在地面上每移动30米,就会造成经纬度定位中1角秒的偏差。青岛的城市坐标点就设在了原观象台子午仪室内基墩的中心位置上。

早在1926年,青岛观象台的科学家作为我国唯一的代表团,由高平子等人率队参加了第一届万国经度联测,并取得优异成绩,万国经度测量委员会主席弗利事后还致函青岛观象台,指出“所测经度成绩优良,概为各国所钦佩”。

1933年,青岛观象台再次应邀参加第二届万国经度测量。这两次国际经度联测工作,是我国天文界参加国际合作的开端,并以优异成绩为我国取得荣誉。如今,在观象山顶上还立有万国经度测量纪念碑,这是1987年落成的。

除了是城市的“定盘星”之外,观象山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永久性水准原点所在处。

这个原点是用来测量各地海拔高度的,我们说珠穆朗玛峰有多高,泰山有多高,都是靠这个点测出来的。

在观象山上还有一个造型神秘的石头小屋,外面有两层高栅栏,内部还有三道铁锁。


屋内则是一口2米深的旱井,井下还有一块球型水袋玛瑙,玛瑙顶端一个红点则标明了“此处海拔高度72.260米”,这便就是我国的“水准原点”。


这座位于“城市中心”的观象山曾被认为是青岛观赏夜景最好的地方,当年诗人王亚平登临观象山,留下了一首诗《青岛的夜》,诗中写道:“美呀,美呀!青岛的夜!朦胧的星,朦胧的月。朦胧的灯火,照着朦胧的山色。”

而除了赏景以外,这里还曾是老青岛的“消防指挥中心”,位于观象山西麓的八角形“望火楼”始建于1905年。


高16米,沿内旋梯的走向镶嵌着几个粗石台的小窗,顶部的8根花岗石立柱,撑起最上面两折铜皮屋顶,这里一度是德占时期的市区的制高点,为青岛的地标性建筑。


到上世纪40年代初,完成了历史使命的望火楼被封闭。青岛解放后,这里还被用于仓库使用,因而留存至今。只是2009年,望火楼在一场“维修”中坍塌,现为重建。


蒋介石、朱德都曾上山视察,观象路上遍布名人故居
观象山的小路上,重叠着众多历史名人的脚印。
1947年,蒋介石巡视青岛登观象山远眺前海
观象一路一号是作家萧红、萧军、舒群三人的故居。在青岛期间,萧军萧红两人都在《青岛晨报》工作,期间萧军写成了自己第一部长篇小说《八月的乡村》,而萧红则完成了《生死场》。那时萧红常用一只带柄的平底锅烙葱花油饼,烧俄国式的大汤“苏泼”,而萧军在报馆有一位好朋友梅林,则经常来这边搭伙吃饭。

观象一路5号也是一处住过多位名人的故居,起初这里的主人是民主革命先驱陈干,他是同盟会的早期成员,后在青岛胶州路上创办震旦公学,1922年在参与“接收青岛”的过程中,他又表现突出,促成了青岛的顺利接收,被赞誉为“鲁案砥柱”。随后,来青岛定居的康有为也曾短暂在此居住过。再后来,出任国立山东大学校长的教育家林济青又住在这里,其子林仲龙如今仍在青岛。

而观象二路则同样曲折,它从胶州路口向山顶伸展 ,分作两条,一条是可以通行车辆的正路,盘旋至山顶,一条是供人行的石阶路,也达山顶。
观象二路10号则是与观象山上的石头楼同期建造起来的德式建筑,曾作为观象台台长官邸使用,德占时期的台长梅尔曼到收回青岛后的蒋丙然都曾在此居住过。

观象二路1号是红色的圣保罗教堂,于1940年在观象二路建成。由俄国建筑师尤力甫设计 ,仿罗马风格,除教堂主体外还有一座24米高的钟楼,是老青岛五大钟楼之一。


如今的这里青色依旧,却气象万千。而今,你也可以住在这里谱写自己的一段青岛韵事。


“这所老房子啊,没有我带着你,你自己是找不到它的。”
格林维特德式老洋房的主人AJ 温和随性,带着一副圆圆的黑框眼镜,有着优雅的绅士气质。

他带着在观象山里迷路的小编,从山顶沿着石头台阶往下走,穿过翠木掩盖的石头小径,来到一座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红屋顶老房子面前。


像冰块堆砌起来般的巨大玻璃房在阳光下反射着金黄的柔光,相较于旁边的古旧的石头屋子,玻璃房更具有现代的灵动设计感。

进入玻璃房内,展现在眼前的是民宿的客厅区域,整体的欧式风格,却点缀着稍稍的田园俏皮感,让人有种回归自然的轻松愉悦感。

地板是AJ亲自挑选的手工瓷砖,每个房间是不同的色调但却完美融合成一个“自然大地”的主题。抬头一看,忍不住发出惊叹,这玻璃房内的灯具,竟是AJ 用从山上捡来的枯枝改造而成的。

黄色暖光的小灯泡们被缠绕在造型优美的枯木枝上,有了一种“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奇妙感觉。每一批客人入住的时候,AJ 还会买上几百块的鲜花装饰房间,德式老房子变身为会让你离开就想念的“秘密花园”。


穿过玻璃房往里走,就是格林维特德式老洋房的建筑主体,现在这里是民宿的主卧。田园碎花的床品有种家的温暖感觉,床头的玻璃砖呼应了客厅的设计,别小看了床头放置的古朴小凳,这是AJ旅行时从尼泊尔带回来的价格昂贵的手工艺术品。

这种脱离世俗的轻松大概是每一个忙碌的城市人所追求的吧。

我们常说气象万千,其实气象何止万千。观象台那栋石头楼如今依旧傲立苍穹,那圆顶天文室也仍在“穹台窥象”,它们见证了青岛百年的风云变迁,也见证了无数历史人物对这座城市的文化贡献。

【智慧青岛综合整理,部分内容来源:青岛城市档案论坛、青岛故事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