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小,只有0.024平方公里,只是万顷碧波上的一点青。她也很大,一座中国近代著名的城市,因她的命名而响彻寰宇——她就是小青岛。


小青岛之于青岛,如母亲般孕育呵护,正是因其存在,才孕育了青岛的地脉天光、繁衍生息。

图 | 凤怡假期
几百年前的小青岛就是个特殊的地方,一旦发生台风,这里却总是风平浪静,附近的船只便迅速驶入这里避难,由这处天然良港直接催生了后来“青岛口”的发展,而正是因这座小岛,青岛湾、青岛口、青岛村、青岛河皆以“青岛”为名。从明朝开始,“青岛”这个地名开始从海中间逐渐移向了陆地。

1898年青岛全图中那个小岛便是“青岛”
1898年10月12日,德皇威廉二世发布敕令,将胶澳租借地市区命名为“青岛”,青岛第一次走进世界的舞台。

图 | 白珍亮
德皇命名青岛后
将小青岛改名“阿科纳岛”(Arcona Insel)

图 | 白珍亮
日据时期,小青岛又改名为加藤岛
之后几经更迭,直到1929年,胶澳商埠局撤销,原胶澳商埠的辖区被命名为青岛特别市,从这时起,青岛这个地名才代表了全市区。

图 | 白珍亮
1929年,国民政府关于
批准青岛为特别市决议案的指令
从海上一座小岛的名字,变成一座城市的名字;从青岛口到青岛市,所有的这些变迁都源自于美丽的小青岛,这是小青岛的使命,也是她最大的意义。

图 | 特哥

琴屿路,这条不到1000米的小路,与鲁迅公园相毗邻,是通往小青岛的唯二的道路。

图 | 青岛优生活
另外一条藏在海阳路的居民区里,稍不注意就会错过,要留心才能看到呢。

图 | 青岛优生活
门口处这条细长伸展至远处的轨道,想必很多去过的人都印象深刻吧!

图 | 青岛优生活
沿着这条轨道一路前行,介绍版上的文字,为我们记录下了在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图 | 青岛优生活
从旁边的出口出去,一条延伸至海面深处的堤坝出现在眼前

图 | 青岛日报
白色的灯塔与远处的城市交相辉映,仿若电影中的画面般美好。

图 | 青岛日报

远眺小青岛,山岩峻秀,林木蓊郁,红礁碧浪,绿树白塔,如一幅海上升起的自然画卷。

山如琴,水如弦,清风徐来,波声铮铮,如同琴女的琴声具象幻化一般,故又有“琴岛”之称。

图 | 青岛日报

图 | guyan8070
1900年,德国人修建小青岛灯塔,成为船只进出胶州湾、青岛湾的重要航标。

图 | 谷子
青岛初建时的城市照片
灯塔微微可见,城市又增一景
建国后,市有关部门对灯塔做了大规模整修增高了塔身,使灯塔的建筑总高达到18米。

灯塔形状为底宽上收的宝塔状,塔内有30级石制螺旋楼梯。

现灯塔安装的旋转式牛眼透镜,为德国制造
每当夜幕低垂,小青岛灯影波光交相辉映,像一幅飘动的彩绸,和周围的七彩霓虹交织出一个流光溢彩的夜青岛。前后两次入选“青岛十景”的“琴屿飘灯”的美妙意蕴,正是出自于此。

图 | 凤怡假期

图 | 青岛优生活
直到现在,尽管城市日新月异,夜色下的小青岛灯塔及周边灯光的倒影,映现在波光粼粼的海面所呈现的优美意境,依旧是青岛夜景的经典。

图 | 凤怡假期

“我与远处的灯塔与海上的风……那是智慧明亮在海中的浮灯,它们在海浪上吐出一口光,是黑夜中最勇敢而寂寞的歌声。”
——陈梦家《往日》

图 | 谷子
青岛著名画家窦世强先生
做小青岛素写,寥寥数笔,风华尽显
她不仅是青岛最美的岛,她更是青岛这座城市的赋予者,见证者与守望者!

图 | 青竹博客
她是青岛人浓浓乡情安放的地方,这里既有童年的追逐与海趣,又有青年挽手长堤的柔情蜜意,还有中年永立潮头的坚毅目光,更有老年黄昏晚霞前的悠然回望。

图 | guyan8070
站在小青岛看青岛,这里才是真正的青岛

图 | 蓝莲花摄影
无论何人、无论何时,站在小青岛,展望大青岛,心头蓦然涌出那句话——“这就是青岛”。

▍来源:素材/图片来源:@新闻晨报,@昵图网,@千图网,@谷子|青之岛等,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版权归其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