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渔帮:解开渔网绑绳的一刻犹如开盲盒

Go Fishing

凌晨两点,寂静的小港码头,只有渔帮点亮了船上的灯光,准备出海捕鱼。

每年9月1日,是酷爱海味的青岛人的“狂欢节”,为什么这么激动?——因为这一天的到来标志着休渔期结束,正式开海啦!这意味着丰盛新鲜的海鲜将被端上家家户户的餐桌,歇业了一段时间的渔民们可以“恢复营业”,尽情地收获海捕带来的丰厚收益。

时隔三年,记者再次登上孙维洲的渔船,简单、憨厚的他,不多言语,轻轻浅浅的一笑,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凌晨3点,渔船从小港码头缓缓驶出,这次海捕行程是胶州湾近海海域。由于近年船员缺少,孙维洲只有一位助手随他出海——56岁的孙开亮。驾驶渔船的同时,孙维洲与船员一起整理渔网、打扫渔船、分拣海鲜等等,熟练地完成所有甲板工作。

由于白天温度高,为保证海鲜的鲜活度,出海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船补冰,冰块供应商正在向船上抛冰袋。

渔帮相互帮助,相互照顾,孙维洲帮同行带了冰袋,在海面上进行传递。

孙维洲驾驶渔船前往设定的捕鱼区作业。

船员正将散落的冰块铲起,存入泡沫冰箱中,每一样东西都是花钱买来的,渔帮的日常生活很节俭。

凌晨4点,孙维洲和船员一起向海中抛下了当日的第一网,孙维洲将开网配重投入海中。

琐碎的工作开始了,孙维洲负责将分拣桶分别注入海水加入充氧器,船员则负责清洗厨具、打扫甲板,等待第一网收获的到来。

期待的第一网上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失望,因为渔网出现了漏洞。

破晓时分,渔帮驾驶渔船在宽阔的海面上飞驰,奔向目的地海域,脸上洋溢着喜悦。见到渔船纷纷招手致意,询问收成。拖网被一网一网地抛下,海鲜一网一网地通过铎机拉上甲板,解开渔网绑绳的一刻犹如开盲盒般欣喜,心中充满激动与期待。这是渔帮最简单的执着,也是维持生计的唯一期盼。

时至午间,渔船纷纷返回码头,鱼贩和市民早早地等在码头上,等待开海带来的新货。渔帮在甲板上忙碌着,分拣当日鲜货,将海产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甲板上,等待鱼贩登船,期望卖个好价钱。经过多番讨价还价,鲜货被一筐一筐地搬上码头,进入市场。

收获在有缺口的渔网中所剩无几。

渔网被海底的礁石撕开一个大口子,经过换网重投之后,孙维洲和船员老孙一起检查“受伤”的渔网,并进行修复,因为是渔帮吃饭的家伙。

随后的捕鱼过程还算顺利,收获还算是丰盛,孙维洲和船员老孙正在进行分拣,以便快速进入市场, 获取收益。

这是当日的最后一网,两人早已疲惫不堪。

时至9时,大部分的渔船开始返回小港码头,这个时间会有一批鱼贩和顾客前来选购。

已经等待在码头的鱼贩和顾客翘首以待渔船的收获,急匆匆地订购和搬运。

鱼贩在孙维洲的船上挑选海鲜,被选出的海鲜直接进入市场,卖出好价钱。

直到这时,渔帮才开始吃第一顿饭——蒸海鲜,一边享受着海产的新鲜滋味,一边喝点小酒解除出海的疲累。品相好、个头大的海鲜渔帮都舍不得自己吃,悉数卖给鱼贩,用于生计。自己吃的都是剩余的海产,零零散散的小海鲜,没被鱼贩选中的。渔帮从不浪费,即便一时吃不了也会晒干后留存起来。

靠海吃海是渔帮唯一的选择,海即是渔帮的衣食父母。

午间,渔帮吃的饭几乎都是一样的,就是当日的海鲜。虽不是品相最佳的,但也是鲜货,算是对自己和船员一天辛苦的犒劳。

时隔三年,孙维洲与新搭档孙开亮的合影留念。

(观海新闻/青岛画报记者 王凯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