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管管小区里的培训班

来源:青报网时间:2019-08-20

2019082001_brief_副本.jpg

2019年8月20日 青岛日报1版截图

QQ截图20190520062712.jpg

国家明文规定“居民住宅不得作为办学场所”——

谁来管管小区里的培训班 

房租低、生源多,“双重福利”引得许多校外培训机构“落子”居民小区,有艺术类的,也有中小学辅导类的。居民质疑,国家明文规定“居民住宅不得作为办学场所”,小区内“冒”出的培训班谁来监管?

家住北村小区的住户近日向本报反映,小区内一栋居民楼上开了一家音乐培训班,虽然有时乐声悠扬,但更多时候打扰了居民休息。记者来到北村小区,看到这家音乐培训班位于该小区的8号楼201户,与崂山区实验幼儿园相邻,并未悬挂醒目牌匾,也无名字,仅在窗户上贴着“古筝、葫芦丝及联系方式”的红色刻字。记者敲门无人应答,便以家长身份拨通了窗户上的电话,负责人此时正在琴行讲课。她告诉记者,自己是青岛艺术学校的老师,有20余年的教学经验。北村小区这边是她的家,她会在这里教一些附近的孩子,但需要提前预约。

记者发现,距离这家音乐培训班不远处的另一栋居民楼中也开办着一家培训机构。与8号楼音乐培训班的低调不同,这家名为禾籽艺术馆的培训机构风格颇为张扬。单元门、楼道里、窗户上均悬挂招生牌匾,并张贴色彩鲜艳的宣传海报。不足100平方米的房子中开设创意美术、主持、心理沙盘、趣味魔方、软硬笔书法等多种课程,还开设幼儿托管项目。

记者以家长身份咨询了主持课程,得知主持课程3780元/年,主持老师并非该培训机构的常驻人员,而是从别的培训机构请来的老师,定期来此授课。该老师在多所培训机构均有兼职。

禾籽艺术馆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自己在北村小区开办的培训班具有相关部门批准的办学资质,不过是与另外几家培训班绑定在一起获批的资质。当记者问禾籽艺术馆是否是另外几家培训班的分店时,这名负责人立即否认。她辩解道:“有无办学资质并不重要,办学资质是可以造假的,关键是看孩子能跟老师学到什么。”

在位于劲松五路的春光山色小区内,一家围棋俱乐部于一个月前替代原本的托管机构悄然开班。这家围棋俱乐部位于靠近小区大门的居民楼一楼,记者走访时,10余名小学生正在老师的指导下与对手对弈。俱乐部内并未悬挂办学许可证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也未配备消防栓等安全措施。

与写字楼和沿街门市相比,民居房租相对便宜、生源数量稳定。因此,小区内的居民楼备受小型培训机构青睐。那么,居民楼内是否可以开设培训班?记者查阅了《物权法》内的有关规定。根据《物权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记者随后致电崂山区教体局教育科,教育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小区内本身就不能开设培训机构,在审批环节就不过关,相关部门不会下发办学许可证。

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明确要求不得使用居民住宅作为办学场所;培训场所面积、办学场所建筑面积不得少于200平方米,教学用房不少于2/3,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建筑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1998年9月以前建设使用且建筑主体未发生改、扩建的,以及建筑面积在300平方米以下或者投资30万元以下的,须符合消防安全要求。很显然,无论是从办学面积还是安全设施方面来说,小区内的培训机构并未达到相关要求。

据了解,青岛市自去年4月就已经在内部启动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专项行动。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各区市相关部门前期已对所在辖区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进行了一线排查。排查重点围绕安全、办学资格、办学行为是否规范、教师资质、广告宣传5个方面开展,同时在教师资质中严格查处在职公办教学兼课行为。

如今专项行动已开展一年多,为何违规校外培训机构依然存在?以开班一年的禾籽艺术馆为例,开业时恰是专项行动如火如荼进行时,却仍然成为漏网之鱼,其中缘由值得相关部门深思。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邱 正)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