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揭秘医美行业内幕 “黑诊所”是正规机构的6倍!

来源:青岛新闻网时间:2019-12-03

青岛新闻网12月3日讯  医美作为医疗领域的一个分支,近年来正以每年30%的增速不断壮大。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乱象浮出水面,打玻尿酸致双目失明,打“瘦脸针”致肌肉坏死、面瘫,“黑诊所”无证行医致人死亡……输入“医美”这个关键词,随手一搜,这样的新闻比比皆是。乱象背后,行业如何实现良性发展?为此,青岛新闻网记者采访了几位医美行业从业者。

“暴利”又饱受诟病的医美行业 陷入信任缺失的恶性循环

当前,中国医美行业进入了高速发展期。《2018年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高达4953亿元,大部分省份的医美机构数量以超过10%的年增长率快速增加。就宏观来看,医美行业无疑是朝阳产业,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的整形渗透率为2%,美国为12.6%、巴西11.6%(渗透率亿每千人接受医疗美容疗程为单位),由此可见,我国医美市场渗透率仍然较低,市场空间巨大。

针对这一点,Dr.U博士医美院长陆梓煜说:“作为医美行业的从业人员,我觉得很幸运,中国医美行业的发展和未来极其可观,但行业的快速发展必然会浮现一些问题。”她说道,行业不自律,非法从医人员及产品大量充斥;行业广告泛滥但是真正的科普少之又少;信息不透明,即使科普也难以获得信任,关于医疗安全的信任危机愈演愈烈。当一个行业整体不被信任的时候,是行业的悲哀,也是每一个从业者应该反思和面对的。

“节药奖”、“偷梁换柱”……在利益驱使下,一些人铤而走险,然而酿成的“苦果”却要全行业共同背负。巨大的信任危机使得求美者不知道该信任谁,因此选择了信任朋友,被带入非法的工作室,造成了大量负面事件。一部分求美者对于正规机构也不信任,多家咨询反复比价,最后对治疗效果总会心存疑虑。而医美机构为了增加流量入口,不断加大流量投入,增加运营成本,企业利润越来越少,同时为了抢夺资源,互相之间不断攻击,同行业不断给彼此挖坑,恶性循环,囚徒困境。

劣币驱逐良币 “黑诊所”是正规医美机构的6倍

对于造成混乱的主要原因,Dr.U博士医美非手术中心技术院长阮潇舒副主任医师认为,主要源于利益的驱使。他说:“当行业快速发展势必会吸引大量非专业人员进入,其实这也是每个行业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被利益驱使,很多医生铤而走险转行进入这个行业,当竞争越来越激烈,暴露的问题也随之增多。”

《2019-2025年中国医疗整形行业发展现状分析报告》中显示,我国正规的医美机构约有9500家,而无证经营的“黑诊所”则超过6万家,是前者的6倍之多。“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对此,陆梓煜也表示,医美行业在一段时间之内会是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尽管如此,Dr.U博士医美仍然坚持“敬畏生命,用美学与医学实现人生的美好”的使命。陆梓煜说:“医美首先是医疗,必须对生命本身心怀敬畏,有敬畏心才能有所为有所不为。其次医美不同于普通医疗,它须将艺术与技术高度结合,用美学指导医学的实现。医美也不应是一个孤立的美学表达,它须融合多美学形态,最终实现人生美好。市场有一定的自愈能力,行业乱象会慢慢得到改善,但是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这种情况能够更快一点。”

拒绝“网红脸”、“明星脸” 医生要守住自己的底线

医美行业的特殊性在于它销售的不是一个实实在在能看到的产品,而是虚拟化产品。而每个人又有自己的主观意向,医生需要在短时间内通过沟通与求美者达成共识。这就要求医生有正确的审美和判断。

“医生要知道正常的底线在哪儿,做之前要多跟求美者沟通,不合理的要求必须拒绝掉。”Dr.U博士医美整形外科院长、黑龙江瑞丽整形美容医院整形外科技术院长杨永胜教授说,经常会有人拿着明星、网红照片来整形,这种行为并不可取。虽说做医美应该尽量满足求美者的需求,但是超出了安全范围和最基本的美学框架时就得果断拒绝。

除此之外,沟通过程中医生对求美者的术前评估也至关重要,杨永胜说:“常规的检查是基础,心理状态是否健康也要同步考虑,避免事故的发生。医生不是圣人,一个良心医生是不会跟你讲100%的,因为除了技术性问题,还有许多不可抗力因素。医生要知道底线在哪,有经验的医生能做出准确的预判,能预测出做完之后的效果,知道哪里有风险,同时做的时候会给自己留‘退路’,一旦对方不满意还能进行修复。”

医美是医疗范畴 医生的技术才是核心

今年,行业现状下的公立机构和民营机构都活的比较艰难。陆梓煜坦言,她认为其实真正的战争应该在于合法医美和非法医美之间,无论是公立还是民营,合法机构彼此相互促力,从理论到实践,从科研到服务,大家共同成长,才能使求美者获益,让非法机构无处遁形。

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揭露了惊人的“黑医生”信息,数据显示,在“黑医美”市场中,每10名医美从业者中,就有9名“黑医生”。

原卫生部早在2002年曾发布过《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第19号令),明确规定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师”须为“执业医师”,其中提到执业医师须“经过医疗美容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或已从事医疗美容临床工作1年以上”。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生殖科副主任第三军医大学孙中义副教授说道:“一个医生的成长路径是非常艰难的,但是目前整个中国的医美环境导向是重产品轻技术的,不尊重医生本身的价值。很多心内科、骨科的医生在短期培训后成了整形医生,这个短期在很多非法机构不会超过1个月甚至只有三五天。”谈到这次受邀参加Dr.U博士医美的10年升级乔迁仪式,孙中义教授说,“Dr.U博士医美让我看到了她是在做顺应时代变革的事,所以这次我带了十几个专家过来,为行业赋能。”

对此阮潇舒院长也表示,培养一个行业医生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按照正常流程,一名专业外科医生在独立执业之前,要经过至少十年的培训。以自己为例,他曾在公立医院工作过,完成医学专业的本硕学习用了8年时间,之后还要进行3年实习才能独立执业,从主治医师到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不仅需要从业年限、经验的积累,还要有学术论文加持,一个医生的成长周期是非常漫长的。而当丧失底线的非法机构遇上心智不健全的求美者,结果就是很多“老板”蜂拥而至,曾经的美容院、足疗店摇身一变成为了“医美机构”,美容师、足疗师培训几天被包装成“专家”或者“大师”,当过度饱和的“网红脸”出现,整形失败的案例被接二连三报道,真正的“黑锅”又由谁来背?

呼吁行业回归理智 “医美白皮书”势在必行

求美者的不合理需求、对医生的轻视,以及大众对于医美行业的妖魔化,源于缺少正确的认知。陆梓煜认为,破局的第一步应该是让大众获得更多真实的行业信息,由专业的人来为大家进行科普。出于这一想法,Dr.U博士医美将在2020年启动“博士级专家在博士——Dr.U博士医美白皮书”计划,由真正的博士级专家带队,邀请全国医美行业内专业学者共同参与,从临床医学实践到行业培训,再到求美者教育,进行科研科普科教三位一体的白皮书计划,让行业权威与求美者实现零距离沟通,让行业的风险被明确告知,让实践更有高度。

出身公立机构的孙中义教授表示,公立重科研和学术,而民营更注重服务和实践。“目前中国核心技术、核心服务好的机构可以说是没有的,公立医院在服务方面有所欠缺,而民营医院医疗技术相对薄弱。之前去欧美发达国家访问时发现,顶尖的医生、一流的服务都在私立医院,这可能也是未来我们的发展方向。”孙中义说,“希望我们的加入,能为青岛乃至整个山东地区的求美者带来更优质的医疗资源和服务,打破行业‘天花板’。”

医美行业有其特殊性,尽管行业还处于初创阶段,但对于从业者来说,每一个非法机构所出现的事故都将透支消费者对于整个行业的信任。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希望行业多一些自律,让非法行为无处遁形,让诚信真的诚信。

文中涉及专家介绍。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