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一位大学生与父亲一起为火神山医院奋战的日子

来源: 中国教育报时间:2020-02-13

2月10日的武汉,天气晴朗,下午的阳光撒在身上,暖暖的。坐在院子里,徐子扬戴着口罩,眯着眼,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温暖闲适时光。

徐子扬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材料与化学学院的大四学生,湖北黄梅人。从大年初一起,他便和父亲一起奋战在建设火神山医院的战场上。2月3日医院建成,他和父亲又一起被安排到奓山宾馆隔离两周,截止目前,身体一切正常。

……

回想起“热火朝天”的那十几天,徐子扬仿佛像做梦一样。一切都要从除夕夜的那场“争吵”说起。

徐子扬记得很清楚,除夕夜刚吃完年饭,父母亲就争吵了起来。他仔细听着,事情的起因于:武汉火神山医院紧急建设,需要征调父亲前往武汉进行技术支援。父亲没有和母亲商量就答应了,初一一早就要出发。

徐子扬知道,这对母亲来说是个难以接受的决定:母亲乳腺癌晚期正在化疗,三岁的小妹也需要人照顾,更重要的是如今的武汉看起来那么危险。

母亲哭了,小妹也跟着哭了,求父亲不要去武汉。父亲心软了,答应不去武汉。

徐子扬没说什么,悄悄地跟父亲一起走出了房间。

“爸,你应该还是要去武汉吧?”徐子扬并不相信父亲对母亲的承诺。

“是的,国家要求十天之内完成医院建设,我必须要去。”父亲坦白了。

“可是妈妈和妹妹怎么办?武汉一定非去不可吗,那边很危险的。”徐子扬问。

“她们可以到你大伯家过年。公司项目这边没我不行,我必须去。至于病毒,到了武汉注意防护就行。”显然,父亲已经下定了决心。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如果出事了好歹有个照应。”徐子扬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确定要去?现场很艰苦,也很危险,你还是待家里陪你妈妈和妹妹吧。”爸爸不太确定。

“她们在大伯家没事的,我陪你去吧,能帮一点是一点。”徐子扬说。

“行,那早点睡,明早八点出发。”一锤定音。

这一夜,徐子扬辗转难眠,但清晨依然来临。

早上又是一场拉锯战。发现父亲要走而且带着儿子一起走,母亲更是坚决阻拦,妹妹也抱着他们的腿不让走。可既然决定了,拦是拦不住的。临上车时,父亲转头对母亲和妹妹说:“放心吧,不危险,忙完就回来”。

在徐子扬的印象里,父亲一直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几乎从未流过泪。而这一天,徐子扬看到父亲哭了。

一路疾驰,一路封禁。

去武汉的高速路上,每过一个收费口都要检查通行盖章文书,身份证登记,测量体温。从鄂州到江夏到蔡甸,整个路上空无一车,只有一座座疫情检查点帐篷。

临进武汉,检查人员最后问了一次:“你们确定要进去吗?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好的,明白。”父亲回答。

进城后,往日熟悉的武汉让徐子扬突然有种不知所措的空荡感:因为一场疫情,偌大的武汉,空空荡荡。

而当徐子扬和父亲到达火神山时却又是另一幅景象:人山人海,热火朝天。

徐子扬明白:战斗,开始了!

他迅速穿上工装和反光衣,戴上头盔与口罩,换上工地雨靴,踏上了建设现场。

徐子扬的父亲负责ICU重症病房,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前往现场,凌晨两点回来。天还没亮,闹钟和电话又催着他赶到施工现场。而他每天跟随父亲的项目组,递工具,搬物资,帮忙做一些技术施工或者传达讯息。

“每晚回去的时候,大家都会感觉特别冷,不是因为温度低,而是因为连续工作了16小时,衣服已经从里到外湿透了。”徐子扬回忆。

在山上,徐子扬常常望向火神山左边大桥下那风景优美的一池湖水。

“我们在右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让大家享受左边这样的美好。”徐子扬为自己加油鼓气,而在这些难熬的日子里,亲戚长辈们的视频电话,也让他安慰、安心。

“他们说我们这些在特殊时期顶在第一线的人了不起,说我们父子是英雄。其实我们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是那些一线的医生护士们,他们面临着死亡的危险,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与身体压力,他们才是顶在第‘零’线的英雄!”徐子扬说,是对这个国家的爱,对这片土地的爱,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与我们息息相关的人们的爱,“在党和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挺身而出,我们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因为热爱,仅此而已。”

……

不知不觉已近夕阳,父亲又催他去吃饭了,吃完饭还要去社区卫生站记录体温。

“晒了一下午太阳,身上暖洋洋的,这样安心的日子,真好。”徐子扬说,“相信全国疫情一定能尽快控制、消除,相信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